首页 > 校园春秋

建校初期的校址校舍

  Published:2013-11-25 21:31  【字号   】   Visited:448
分享:
 

筹建初期,建校筹备组没有办公地点,临时办公联系地点选在城南黉门街[1]小税巷内的“市教师进修学校”,该单位原为第维(杜威的译音)小学的一部分,为市教师进修学校和市教育局电教队合用,面积狭小,仅八亩占地,有十四间教室和十间行政办公用平房,“建校筹备组”借用了学校门卫旁一间不到十平方米的小屋作筹建办公室[2],筹备组办公室只有一张办公桌、两根长板凳,一个温水瓶、一部电话。筹备组召集开会也只能是站着办公,据宋载铭口述回忆,当时茶杯都是放在窗台上。组长石怀昇同志坐镇办公室,上情下达通过电话直接请示汇报。为了尽快解决临时性的教学地点,尽管市教育局很快将在城南小税巷内的“市教师进修学校”迁往城北的花圃路教学点,但小税巷也仅有几间教室,楼下还有“成都市中学电化教育队”,况且小税巷巷道狭小,距街道还有700米左右的狭长过道,机动车辆不能通过,学生进出拥塞,即便作为临时的办学点,也是条件艰难。后来,市教育局将位于城北花圃路政治课教师培训地方(当时挂牌为“成都市中学教师毛泽东思想进修学习班”)提供给“建校筹备组”作为临时办公和教学的地点。

 

招生工作结束后,落实首届学生的教学场地就是首要问题。为了尽快解决教学地点,保证首届学生上课的急需,筹备组采取借用与合用相结合的方式,以解燃眉之急。

 

就这样,当时首届学生分别在东西城区的四处教学点上课。

 

黉门街小税巷的教室不足,而且巷道狭长,极不适合学生走读。为了减轻黉门街小税巷教学的压力,“筹建组”通过市教育局就近与市第十六中学联系,借用了该校的礼堂和食堂,师范部中文、外语专业的学生只得在大礼堂分班上课,用纸板在礼堂从中间隔,两个班同室就读,中英合璧,书声相闻。

 

高师班并入成都大学后,除原高师班数学、物理、外语专业外,筹备组又将另两个班安在城北花圃路的“成都市中学教师毛泽东思想进修学习班”内上课。

 

医学班的学生由于需要借用四川医学院(现华西医学院)的教学实验手段和教学设施,就只能租借在簧门街教学点继续上课。

 

学校迁入花圃路后仍然狭窄,经市上研究决定,将原成都师专、今成都八中校址划拨成大作为未来校址。在1979年秋—1984930日期间,即八中未搬迁前,两校共用校舍[3],教室分设,礼堂、操场共用。

 

教学点可并用,课桌椅却难借。为了解决师生课桌椅,“筹建组”没有资金,甚至连单位账户手续都尚未办理,不得已只好由市教育局出面向银行贷款,才购置了一批新的课桌椅,满足了首届学生的急需。

 

为留下筹建之初的艰难情景,李继华老师提议,拍摄一张当时校门照片,因门上无所标识,随即请周鲁[4]在白纸上写下了“成都大学”四个字,贴在黉门街小税巷校门口后,拍下了成大历史上第一个校门校牌照片。

 

1979年,是创建中的成都大学流离办学的一年,与市政府原定的“集中教学,统一管理”的要求还有很大距离。

 

注释:

[1] 黉门街的来历。自光绪三十年(1904年)的地图上标有“黉门街”算起,此街已超过百年历史。黉门是学宫大门,古代读书人考上秀才,称为“身入黄门,天子门生”。清道光十五年(1835年),战功赫赫的陕甘总督杨遇春(17611837年,崇庆州武举人)告老还乡,皇帝特于此处御赐一座园林别墅,内有观稼亭。清末时期停科举,两湖总督张之洞怕传统的国家从此衰废,奏请清廷的文化较高的省份创办“存古学堂”一所,宣统二年(1910年),杨氏后人将此园林别墅捐出,作为“存古学堂”校址,招生开学,命为黉门街。“存古学堂”学生来源在举人、贡生、秀才、监生中择优录取,八年才得毕业。民国元年(1912年),“存古学堂”更名为四川国学院。民国十九年(1930年)国学院并入四川大学,此地改设川大附属高中,校门移至小天竺街。1935年附高停办,改设为私立济川中学(解放后为成都十六中)。街道也一度更名为国学巷,但现在的国学巷是单独的一条街,就在黉门街的旁边。

[2] 成都大学史略

[3] 两校共用校舍时间为1979年秋—1984.9.30,此日期时间系201189日魏柏良修正。

[4] 周鲁,字颉刚,1919年生。黄埔十七期毕业生,其妻赵修平为成大老校工,时居成大收发室。

 

    校庆活动

专题栏目